主页 | 评论 独立知识分子是共产党的天敌 - 读王力雄《退出中国作家协会的声明》 2001-05-10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自由亚洲电台所有的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们个人的观点

) 在中国共产党长达半个世纪的一党专政统治下,大陆社会的每一个成员都被要求与党的最高领袖保持高度的一致,所有的“思想”、“理论”和“学说”都被党的最高领袖所垄断,老百姓都只是一个没有思想和灵魂的“齿轮”或“螺丝钉”,国家机器就成为一个消灭个体的“绞肉机”

从以往的历史来看,中共只要通过一手控制舆论、一手实行“严打”,传统的“愚民”政策就能在普通百姓中收到某种预期的效果;最棘手的是那些有独立思想的知识分子,不管中共是采取封官许愿拉拢收买,还是进行高压整肃批倒批臭,他们都在“顽强的表现自己”--维系了中华民族那一丁点尚未泯灭的良知

毛泽东曾经对压制知识分子使出了浑身解数,早在延安就有所谓的整风运动和抢救运动,中共1949年执政后,从批判电影《武训传》、评《红楼梦》,给胡风罗织反党集团的罪名、以反右派运动将全国50多万知识精英打成“右派分子”,有人形容此举是打断了中国知识分子的“脊梁骨”

到毛泽东率领四人帮发动十年文化大革命,炮制了无数“冤假错案”,知识分子成为“臭老九”,在那场浩劫不但首当其冲身受其害,甚至被“一网打尽”

邓小平曾经想“拨乱反正”,对知识分子更多的是采用经济上的“赎买”政策,把知识科技视为生产力,但是当他看到知识分子在“思想解放运动”中并发出惊人的活力时,知识分子再次成为“反精神污染”和“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的牺牲品,及至“六四”对爱国学生和知识分子用坦克机枪实行血腥镇压

在今天,只要没有向这个专制体制输诚的知识分子,均被中共视为外国势力和敌对势力的代言人,江泽民以“反对‘西化’和‘分化’”为借口,加紧意识形态控制的力度,严密控制互联网,甚至以“抓间谍”的伎俩,肆无忌惮地把魔爪伸向海外的中国知识分子

在强大的无所不包的一党专政压迫之下,中国知识分子中虽然很多人是随波逐流、苟且偷身,成为一具“僵尸”,甚至还出现过一些出卖灵魂助纣为虐的败类,但他们中还是不乏“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仁人义士,挺起胸膛奋勇抗争,使得“董孤笔”、“太史简”的香火不致完全中断

过去20多年来,中国的经济开放,使得知识分子获得了些微新的安生立命的空间,涌现出一批独立自由的知识分子,王力雄就是他们其中的一个代表

他的政治语言小说《黄祸》,以及《天葬》、《溶解权力》和《自由人》等著作,实际上就是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的自由权利宣言

与仅仅满足于“清谈”的知识分子不同,王力雄不但秉持坐而论道的传统,而且为了自由的理想他还是一个身体力行的实践家:且不说他为了写作《天葬》用了十多年的时间“十进西藏”,为了研究维吾尔族他深入新疆甚至被国家安全部门秘密监禁,就是他与中共体制的关系,也是充分反映了他的本色:当初他为了自我个体的真正独立,勇敢走出“体制”,放弃了吃“皇粮”的铁饭碗;如今他为了保持思想精神上的自由,又毅然退出了中国作家协会

中国作家协会是中共“管理”作家的准官方机构,半个多世纪来它也是中共整肃知识分子的帮凶和御用工具,如果以1949年中共执政划线,49年以后无论是作家还是作品都大大的不如49年以前;以最近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高行健为例,如果他继续留在中国、作为中国作协的一名成员,他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

王力雄为退出中国作协发表了一份公开声明指出,“80年代,前辈陈荒煤和好友史铁生介绍我进入作协

虽然我从未指望通过作协得到什么收益,但那时至少把成为作协会员视为一种荣誉

”一般而言,“我能理解在中国这种特殊环境下个人与机构的无奈”

然而,现在“我感觉已经超过了能够容忍下去的界限

那远远不再是无奈,而是抵押掉了所有人格、良知与气节向权力的摇尾献媚

继续成为这样一个‘作家协会’的成员,已经没有任何荣誉可言,只能是一个作家的耻辱

” 壮哉斯言!在王力雄身上我看到了当年鲁讯的风骨,他的行动为中国作家和中国知识分子竖起了一面明镜,唯有这样的知识分子才具有健全的人格和气节,唯有这样的知识分子才是社会良知的代表,唯有这样的知识分子才是消解共产党专制集权者的天敌

在毛泽东时代,王力雄的这一举动无疑是“自绝”于人民,他就会从精神甚至肉体上被消灭掉,现在时代毕竟不同了,王力雄乃至更多作家退出作家协会的社会空间,已经客观存在

现在是中国作家们在王力雄和作协之间作一个选择的时候了,到底是凭良知对一党专政的集权政府采取“不合作”,立场鲜明的抵制御用作协,还是寐着良心与中共特权利益统治集团同流合污,甘心请愿为中共“绞肉机”殉葬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张伟国作的评论

)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作者:宗纭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