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栏 | 中国透视 美中贸易谈判观察 (二) 2018-05-17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中国副总理刘鹤(中)

(路透社图片)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巩胜利先生,中国经济评论家 一、第二轮美中谈判预览 1)双方均先摇橄榄枝 美方: 会谈开始前特朗普方面已经通过推文先后发出过两次信号,要帮助解决中兴公司被罚问题,但要与习近平合作出乎各界预料

《华尔街日报》报道:中美双方正在接近达成交易,就是华盛顿可能会放松对中兴通讯的禁令,以换取中国取消对数十亿美元美国农产品加征关税

中方: 中国大使崔天凯说,“我认为,你们有巨额赤字而我们有巨额盈余,这确实不应该继续下去

”他说,“我认为这不会继续下去

对我们来说,这种失衡已经是一个问题,而不是一个好处

” 崔天凯的话让人看到可能性

特朗普是个通过自己几句推文打信息战的好手,中国也不在话下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5月14日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针对中兴公司的言论值得肯定,同时宣布刘鹤将自5月15日起对美国进行为期4天的访问

这样的表述方式想给人得出刘鹤出访美国是对美国取消惩罚中兴回报的印象

但不少分析认为:特朗普考虑放松对中兴制裁的交换条件是:中国必须同意购买更多的美国产品,同时解除对美国农产品的严重限制

《纽约时报》5月14日报道称,刘鹤访美期间,中美将在中兴问题上达成一份协议

这份协议将成为消除中美关系紧张的一个重要来源

不过,时局不会这么简单地向缓和方向发展的观念仍是主流

二、刘鹤团队的组成、可能的妥协方案及其要求清单 中国赴美8位省部级官员: 应美国政府邀请,习近平主席特使、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率领中方经贸代表团于当地时间15日下午抵达华盛顿

“政事儿”)注意到此行,刘鹤有一个重要身份——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

本次刘鹤率领的中方代表团中,有8位省部级领导: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宁吉喆、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廖岷、外交部副部长郑泽光、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罗文、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等

上述8位省部级领导中,廖岷首次以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身份亮相

在上次谈判中方的要求清单中,包括有中国要求美国取消《天安门制裁法案》,放宽高科技产品的对华出口管制

美国以天安门事件为由,至今仍严格限制对华出口高科技产品

中方一贯主张,如果放宽这一限制,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将大幅扩大,从而有助于化解贸易不均衡问题

和美国商人总统特朗普的精明相比,北京的精明更是政治上的,习近平试图利用特朗普“政治不正确”意识形态特色,通过贸易谈判撬开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给中国压上的最后一块大石头

三、 中兴案仍是美方筹码 特朗普总统的转变还有其它原因

禁售令会伤害中兴通讯,凸显中国在芯片制造业远远落后于美国,但这个禁售禁令也会影响到美国企业连带就业问题

《华尔街日报》转引北京评论人士的观点说,“与大豆不同的是,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找到有如此巨大需求的芯片客户并不容易,这不仅会影响美国的就业机会,也违背特朗普的竞选承诺

正因如此,对华盛顿来说更务实的做法是将禁令作为一个在政策措施和贸易谈判中讨价还价的筹码

” 但是芯片问题涉及美国商业部的法规是否获得尊重

因此,美国能否解除禁令目前并未最后定夺,仍然是与中方谈判的一个条件

四、美方的四大停战条件 白宫已经放话,中国想停战必须满足美国几个条件: 要求中共立即减少美中贸易不平衡,在2020年前将中美贸易顺差缩小2,000亿美元;要求不要通过投资限制扭曲市场,确保减少投资的限制或条件,以及增加透明度

中国对美国开放金融与电子商务市场

不允许中国进行以市场换技术

不许用政府补贴搞行业政策,具体指不准搞“中国制造2025” 五、朝核问题的影响 在这个时间点,平壤一改此前的合作态度突然取消与南韩的预订会谈,并威胁到美朝会谈的前景,其中有无北京的影子

朝鲜方面,金正恩在中美贸易谈崩之后,立即第二次秘密访华,并对习近平表达所谓对美国的不满更是另有用意,除了以此增加与川普会晤时的筹码之外,不排除其藉此机会离间中美关系从中得利的企图

而北京方面,由于中美贸易战硝烟弥漫,中方可用金正恩到访,展现中朝之间情谊依旧,打出「朝鲜牌」,抬高中美贸易谈判时的叫价

彰显朝鲜“后盾”的存在感,意在提醒特朗普:少了中国的合作,朝鲜问题无法解决

现在,取消南北韩的预订会谈,威胁美朝会谈的前景 ,与中国因素有何微妙关联

北京的近期目标,从边缘到中心,从原定的新加坡美朝两方会谈——变为美中韩朝四方会谈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