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中国 | 人权法制 女权人士武嵘嵘外游未请假 杭州警方令其“写检讨” 2015-12-30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网络图片:杭州女权人士武嵘嵘

(网络图片) 女权人士武嵘嵘外游未请假 杭州警方令其“写检讨” 中国女权活动者武嵘嵘因日前“擅自”携家人出游,没有报备而被杭州当地警方要求写检讨

而自其4月被取保获释以来,每月都必需上交一份“思想汇报”

武嵘嵘向本台表示,她的行动至今仍不自由,警方始终也没有归还抓捕她时扣押的物品

武嵘嵘的好友认为,警方此举属于精神折磨,是非法的

于今年3月7日被捕,并在37天后被取保候审的女权五姐妹之一武嵘嵘12月30日中午在微博上发布消息说:“杭州蒋村派出所王海滨警官打来电话让我写检讨,为什么不请假外出游玩

”数小时候,她再发微博说:“从派出所出来了,过程中王海滨警官友好地问候了我的家人和孩子,我也深表感谢

并对我口头警告一次,说下次需要请假外出,反正我的保释期很快就到了

我告诉他我得生存,12月份出门去台州寻找发展机会了,我开了一家米店叫嵘嵘米店,对私自外出游玩一事深表悔过

他说把我的私自外出悔过书放在档案里

” 武嵘嵘当天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获释至今8个多月,她的行动一直不自由

12月中旬,她与家人一起前往云南旅游,这是她第一次没有报备的出行,结果就被要求“写检讨”了

武嵘嵘:“大概就是12月份,第一天(次)我是当天去当天回,第二天(次)就是7天,我带着我的家里人去云南,去度假

” 记者:“然后你回来之后,他们觉得你没有报备、没有请假,就要你写检查

” 武嵘嵘:“对

其实在4月份取保出来的时候是说过不能随便离开杭州,但是我当时认为他是带有一定的威胁成分的,因为我也看到很多很多取保的人他不是不能出去

这一次挺莫名其妙的,因为有一个事情,是在我出去前一天,他们跑到我家里看看我在不在

之前我也出过门,我就跟他们打声招呼我要回老家了

但是同样会受到威胁,就是他们跑到我的老家,当地公安局的说,要把我抓回去

我会觉得行踪无时无刻无处都被监控

” 武嵘嵘、李婷婷、王曼、韦婷婷、郑楚然等5名女权活动者原计划于今年3月8日国际妇女节发起反公交车性骚扰的抗议活动,但在活动前夕,5人分别被带走,并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后罪名变更为“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当时警方抓捕5人时一并抄走了她们的手机、电脑等私人物品,这些物品目前仍然被警方扣押

武嵘嵘告诉记者,她此前曾就有关问题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但被拒绝,30日她再度申请行政复议

武嵘嵘的朋友,北京维权人士野靖环12月30日向本台表示,好友每月都被警方要求写“思想汇报”,而且据了解,这些要求都来自北京当局

“她们当初出来的时候是按取保候审出来的,但这个取保候审本来就是非法的,而且在取保候审期间,每个月,派出所的警察让她写那个思想汇报

然后不允许她打印,就是用手抄写,写完之后警察看了说不行还得让她重新写

这样连续为难她,这些警察所有做法都是在故意迫害,一种精神折磨

我也了解一些情况,其实当地派出所是不愿管的,每一次都是北京这边通知他们,要求当地派出所对武嵘嵘进行什么什么控制,怎么样

” 野靖环说,在3.7事件之前,很少有人知道武嵘嵘是谁,但现在她和其余4名女权人士的名字已经被国际社会所知晓,她们也因此成为了官方眼中的“敏感人物”,当局试图通过控制她们的行动,让她们“老老实实”,以达到对她们的伙伴以及与她们做着同样事情的人们的震慑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胡汉强/寇天力) 相关报道 研究报告:逾八成中国女记者曾遭性骚扰 米兔运动风生水起 中韩处理大相径庭 维权两年无望 多名伤残女工自杀身亡 网络性侵爆料一个话题倒下,另一个话题站起来 俄姑娘在华被迫卖淫细述惨痛经历 中国反性侵运动冲破网封大集结 中国式“米兔”异军突起名人遭控 访董瑶琼乡邻:她有一个不幸的童年…… 刘霞近况:身体尚好但很虚弱 联合国官员吁调查12朝鲜服务生“投诚”事件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