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栏 | 夜话中南海 共产党坐了天下以后为什么还要“偷鸡摸狗”

(高新) 2015-12-29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资料图片:原中国副主席荣毅仁(Public Domain) 不久前,海外华文媒体竞相转载了一篇题为《知情者曝荣毅仁守密20年 习仲勋介绍入党》的文章,说的是“有‘红色资本家’之称的原中国副主席荣毅仁,逝世后中共党员身份才曝光

著有《红色资本家--荣毅仁》一书的无锡作家高仲泰日前透露,荣毅仁入党是由中共元老邓小平特批,中国主席习近平之父习仲勋担任入党介绍人,但严格保密

荣毅仁本人守口如瓶,对夫人也未吐露口风

据悉,在荣的家乡无锡,官方近日已将他树立为‘严守党的政治纪律’的正面典型

” 荣毅仁是民族资本家、中信集团创办人,1993年当选为国家副主席,对外仍宣布他为党外人士

直到2005年10月,荣毅仁逝世,官方发布讣告宣布他为“伟大共产主义战士”,发布生平透露他在1985年7月1日入党,拥有20年的党龄,但未透露入党细节

香港《星岛日报》报道,著有《太平轮》的作家高仲泰是荣毅仁无锡老乡,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研究荣氏家族,曾经采访过荣老本人,近年出版《红色资本家--荣毅仁》,号称“是一部非虚构长篇纪实小说”

该书透露,在1985年之前,荣毅仁就向中信公司党组书记熊向晖提出了入党要求,由于荣毅仁是著名的党外人士,国内外影响巨大,熊向晖无权作出定论,向时任中央统战部部长杨静仁作了汇报

杨静仁向分管统战工作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习仲勋汇报,习仲勋汇报了邓小平

邓小平同意荣入党,但要求不公开宣布,必须严格保密,并且钦点习仲勋作为入党介绍人,由中央统战部特事特办

此后,荣毅仁入党的事,有关部门有关人士严格保密,荣毅仁本人也守口如瓶,对夫人杨鉴清也未吐露一点口风

“你也知道荣老是国家领导人,不能随便写

”高仲泰12月8日确认,上述情节是事实,至于书中的一些人物对白则属于文学创作

他说,该书在上海出版,经过重重严格审查,“(荣毅仁之子)荣智健有看过,中央统战部审查过,同意出版

”被问及公开党员身份是否荣老遗愿

高仲泰说,“是组织决定的

笔者不能直接找到这位高仲泰去核实外界媒体如上报道内容是否真是从他口中“透露”的,如果是,那么他的《红色资本家荣毅仁》就不是“非虚构”了,特别是习仲勋介绍入党一事,不排除是为讨当今圣上“庆丰帝”的欢心而信口开河

关于荣毅仁对加入共产党的“执着追求”,中国大陆的官方媒体早有详细报道,具体内容是:荣毅仁曾四次申请加入中共

1951年6月任华东军政委员会财政委委员时,提出入党申请,被陈毅劝止

1957年12月任上海市副市长时第二次提出,被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柯庆施劝止

1962年10月任纺织工业部副部长时第三次提出,被周恩来劝止

直到1985年4月,荣毅仁在六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任上第四次申请入党,获准

其入党介绍人为国务院副总理万里、人大副委员长彭冲

1986年2月,荣毅仁被增补为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分工负责经济和民主党派工作

也就是说,荣毅仁是中共党员的事情至少在当时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党组里是公开的,“知密”范围既然已经(至少)扩展到整个人大常委会党组,他荣毅仁犯得着一直到去世都是还瞒着自己的夫人吗

其实,荣毅仁已经是当时的全国人大党组成员的秘密,在内部保守得也不是特别的严格

就在一九八六年前后,笔者本人曾经在北京参与过一次接待香港红色资本家霍英东的活动,参与者之一,当时的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杨尚昆亲自为霍英东安排的秘书,来自总政联络部的郭姓正团职军官即在与我们闲聊的过程中说漏了一句:“荣老入党以后就该霍老入了”

当然,对绝大多数“民主党派”成员和所谓的“无党派人士”们,荣毅仁入党一事绝对是保密的,对海外“爱国华侨”们更是不能公开

当年有一则官方媒体吹捧荣毅仁的文章如此写道: “荣毅仁当选为国家副主席了!”1993年3月27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次会议选举出国家新领导人的喜讯,通过卫星和无线电波,瞬间传遍了世界每一个角落

其中,荣毅仁的名字引发了人们的热议

先知先觉的香港媒体以大字标题发文:“荣老板一生颇富传奇色彩,无疑这一章是他达致巅峰的时刻”,“这对中共进一步改革开放和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路,有正面的形象意义

” 有华侨报纸认为:“荣毅仁的背景非比寻常,它并非共产党人,且曾是中国第一大资本家,他以无党籍及‘资本主义’的背景当上国家副主席的职务,是中共建政以来首次例子

据说,这是邓小平的意见,以凸现中国发展经济为先的路向

” 德国的《柏林日报》则形容当选后的荣毅仁“他仿佛是中国与西方打交道的天然代表

” 日本的《读卖新闻》指出,荣毅仁的新职务将对华侨资本产生“巨大的影响”

如上报道内容验证了中共政权为何在接纳荣毅仁为中共党员的同时又要对外,特别是对海华侨保密的内部考量

也正是因为荣毅仁在世时一直都是在对海外华侨“现身说法”,证明中共政权对“党外人士”是多么的“荣辱与共,肝胆相照”,所以荣毅仁去世之后中共政权自己也不好意思直接宣布荣毅仁早已经是中共党员,而且还是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党组成员,而是在其讣告中先暗示了一下

当时新华社奉命发布的发荣毅仁讣告内容是:中国现代民族工商业者的杰出代表,卓越的国家领导人,伟大的爱国主义、共产主义战士,中华人民共和国原副主席,第六、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 员长,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原主席,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原董事长荣毅仁同志,因病于2005年10月26 日20时31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9岁

“共产主义战士”当然应该是共产党员才能享有的称号

与讣告同时发出的荣毅仁简历中,也避开了他加入中共一事

几天之后,在为荣毅仁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之后官方奉命发布的“荣毅仁同志生平”中,才正式透露了他早在一九八五年七月即已经加入了中共

此消息一出,在当时的中国大陆的“民主党派”及“无党派人士”中引起的震动反而不如在中共党内引起的震动大

道理在于所谓“民主党派”的成员,特别是民主党中央领导层的负责人里,到底有多少是“双重党籍”,他们自己都心中有数

至于“无党派人士”,首先要说明的是,一般情况下,不具体中共党员政治身份的普通百姓在需要通报自己“政治面貌”时,是要自称“群众”的,官方用语中也是称这部分人为“党外群众”,而所谓“无党派人士”则是一个严格的定义,单指那些表面上既不是中共党员,也没有加入“民主党派”,但已经被中共各级统战部门安排为各级政府部门副职领导人,或者各级政协委员者,才有资格被称之为“人士”

笔者这里用了“表面上”三个字,是因为这类“人士”在被中共各级统战部列为“统战对象”之初,应该都还不是中共党员

但正如很多加入了“民主党派”继而成为“民主党派”各级支部的领导成员之后又秘密或者干脆公开加入中共,成为“双重党籍”的“人士”一样,那些“无党派人士”一旦被执政党尊之为“人士”之后,社会地位陡然高升,打心底里唱出了“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习主席亲”,学着荣毅仁的样子,哭着喊着非要加入共产党,党岂有不接纳的道理

所以当笔者在本文开头引述的《知情者曝荣毅仁守密20年 习仲勋介绍入党》一文在海外华文媒体上刊出后,即有网友吐槽说:依此类推,全国人大里的所谓“党外副委员长”和全国政协里的所谓“党外副主席”都可能是中共地下党员

之所以说荣毅仁这位顶着“红色资本家”光环的“从党外人士中产生”的国家副主席居然是一个“中共地下党员”一事被中共政权羞答答地对外公开之后,反而在中共党内引起震动,原因是这种在“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中安插和发展中共党员的事情只由中共各级统战部门秘密操作,普通中共党员无从知晓,所才会奇怪:共产党一九四九年以前“打天下”的时候在“国统区”里发展“地下党”,如今“坐天下”已经几十年了,为什么还要继续干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相关报道 国人“受辱”视频曝光 瑞典华人道真相 台海谍云密布 渗透反渗透激烈交锋 吴小平文章起波澜 当局葫芦里卖什么药(胡平) 两种价值观与两种制度的冲突 ——简评《人民日报》重要文章“风物长宜放眼量”(胡平) 读党报上党网看红戏 各地试行文革洗脑 怎样的心态才会大撒币(魏京生) 中共治下的“群团组织”都是些什么东西

(高新) 美中贸易战大陆爱国情怀哪去了(刘青) 工人权利和社会稳定(魏京生) 《疯狂的亚洲富人》拷问中国审查制度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