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栏 | 专题系列 | 中国同性恋现状调查 中国同性恋现状调查(八)中国同性恋面临的歧视和自我认同(下) 2013-11-14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 同性恋专家星星博士(中)认为,同性恋者的自我认知至关重要

(网络图片) 根据美国公共卫生专家星星博士的观点,中国同志追求婚姻合法之前,首先需要追求反歧视法

但是,有时候连反歧视法在中国也起不到真正的作用,那么,中国的同性恋如何才能从中国现有的国情中寻求突破呢

“你比如说,在中国已经有很多年有法律反歧视艾滋病毒携带者、或者乙肝病毒携带者

” 这是美国公共卫生专家星星博士

“但是,还是有大量公司拒绝录用乙肝病毒携带者或者艾滋病毒携带者

” 星星在美国出生长大,没有中文名字,但却能讲一口流利的中文

除了在美国洛杉矶精神署顾问担任等职务外,星星博士还在中国大陆著名同性恋网站“爱白网”上,兼任“同志问答”栏目主持人

“所以法律在中国有时候并不能起到作用,特别是当受害者不敢起诉公司的时候,因为他起诉等于说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 星星说,近年来,同性恋公益网站“爱白网”的志愿者一直在尝试从中国一些国际跨国大公司内部,来推进反同性恋歧视的活动

“世界顶级500强的大公司内部,都有反歧视的规定

而且现在中国有一个很好的契机,第一是很多跨国公司即使在中国部门,也已经在内部推动来这样的反歧视规定;二是,因为经济发展,很多中国公司想发展成为跨国公司

成为跨国公司前提之一,就应该了解作为一个跨国公司,你企业的社会责任都包括哪些

” 美国公共卫生专家星星说,推进同性恋权益活动在外资企业中达到了很好的效果,但是,要把这些思想灌输到中资企业还有一定的难度

这和中国媒体对同性恋的负面宣传不无关系,而同性恋公益活动,连想要花钱在媒体上做广告都非常难

他说:“很多因为缺乏知识科学理念,同性恋这个现象被看作是一个不道德甚至是色情的东西

很多网管,他们直接就把卖淫、性暴力、同性恋都归类在一起

如果你真去打广告,有些编辑就接受不了,觉得你是宣传不良社会现象

” 北京独立电影人范坡坡对此深有体会

范坡坡拍摄的纪录片《舞娘》在香港同志电影节上获得大奖,但是,却无法在中国公开放映

范坡坡说,广播电影电视总局2008年曾把同性恋电影列入“淫秽色情和庸俗低级内容”,虽然这一规定在2010年11月被废止,但广电总局却没有在出台新的规定

于是,在今年5月17号“国际不再恐同日”当天,范坡坡身穿“我们要看同性恋电影”字样的T恤衫,来到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总局讨说法

范坡坡说:“他们(给我的答复)是申请公开的信息已经发布在网上了,并且给了我一个链接,这个链接叫做‘广电总局关于改善和完善电影剧本备案电影审查工作的通知’

那我去网上找了这个文件之后,发现里面只是一些关于程序的东西,并没有申明审查的条例是怎么样的

” 在范坡坡看来,现在人类所处的这个新世纪,对同性恋,未见得一定比以前有更多的包容

“更多地从宏观的时代来说,现在固然有更多信息,就同性恋这个议题,其实中国古代、还有象古希腊,还有很多古文明里面,都有对同性恋很包容的时期

” 美国公共卫生专家星星认为,中国同性恋应该先学会接受自己,才能慢慢得到大众的包容,才会有真正的未来

记者:但是我做这个系列报道采访了很多同性恋,虽然他们的故事各不相同,但是有一点我觉得非常一致,就是他们都很认同自己性取向,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

星星: 能够接受你采访,就表示他已经有一定的自我认知了,这也是在中国做(同性恋)采访、调查很难的一件事情,因为你很难随机取样,对吧

记者:嗯

星星:你不可能街上看到一个人,看他脸上写着是同性恋,你就上去问问

所以无论你通过什么途径联系到的,他愿意接受你采访的,当然是有一定认知的

星星表示,不要说中国普通的同性恋,就是一些在中国同志圈做维权工作很久的活动家,都会在不经意中流露出对自己同志身份的不自信

星星说:“几年前在中国同志群体的邮件组里,一位活动家,给大家发了一个春节祝福

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他在祝福里说了这样一句话,他说,既然大家都选了这条路,我们就要如何如何

第一,性倾向并不是一种自己的选择,不是我们觉得忽然有一天,我想当同性恋了;第二,这话说得好像是我们既然选择这样悲伤痛苦的生活,我们就尽量努力过得更好吧

其实这也表明了他做同志工作很多年了,但他内心其实对自己的接受,还是要打折扣的

” 星星说,有一种说法是,如果中国所有的同性恋能向自己身边的三个人出柜,一夜之间,中国的同性恋状况就会有很大的改观

星星说:“而中国现在即使把顶尖的同志活动家都聚在一起的话,估计至少有三分之一,甚至一半人,还没有向自己家人出柜的

” 星星的话,似乎在这次记者采写的“中国同性恋现状调查”系列报道中,得到了证实

愿意在这个调查报道中接受我采访的同性恋们,多多少少在做一些和中国同性恋维权有关的公益工作

但是,除了北京电影人范坡坡、女艺术家石头公开向父母、或者亲人、朋友出柜外,50年代生人的“王龙”,几十年来一直向妻儿隐瞒自己是“同志”的事实;“同志哥”虽然向父母出柜了,却以答应父母一辈子不找男朋友为代价;“展飞”可以告诉母亲自己得了艾滋病,却无法向母亲启齿自己是同性恋的事实;而年轻的男同性恋小寒、小翔,他们相信爱情、并追求同性婚姻,却还是由于各种原因,或是没有向父母“出柜”、或是没有向同事、朋友“出柜”

星星说:“所以,其实我觉得自我认知是最重要的,如果都等到一切都给给你弄好了,有法律保护等等,你才能面对自己,这永远不可能

因为歧视,其实不是法律能够规定的,你不敢面对家人、不敢面对亲戚、朋友、同事

我不是指责你,但是,真的,未来的途径只有这一条,就是你自己要自尊,要意识自己应有的尊严和权力,否则的话即使有法律保障,这点如果不改变的话,很多所谓倡导啊、呼吁啊,甚至法律改变,会起到一定作用,都不会彻底解决问题的

” 同性恋问题专家星星的话,的确让人深思

以上是长篇系列报道“中国同性恋现状调查”的最后一部分

相关报道 四川老人被遗弃病逝 五子女获刑 “以房养老”能为失独家庭解忧吗

“以房养老”政府推卸养老基本责任 网贷纠纷:投资者何处鸣冤

社保费改交国税局引发争议 研究报告:逾八成中国女记者曾遭性骚扰 涉嫌性侵 富商刘强东在美一度被捕 天安社是什么组织

昆山砍人案引发黑社会讨论 民法典草案:计划生育将进入历史

滴滴顺风车再发生命案 谁该负责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