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栏 | 听众之声 选读来信(2014-08-09) 2014-08-08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听众的声音,网友的期盼,与您交流,携手共进

Photo: RFA 听众朋友,节目一开始,我要介绍两位云南昆明蔡先生因收听困难而索取节目表的邮件: “我是你台的老听众,我喜欢听你们的节目

你台的节目办得很有特色

特别是不同的声音和新闻节目,是我最爱听的节目

由于中国政府的无线电干扰,听起来很费力,我就没有收听,停了一段时间

最近我在台湾花了五千多新台币,买了一台日本产的数码收音机,估计效果会好一点,但用你们原来的节目表收听,一直收不到

可能是频率和时间变化,为了我能收听你们节目,敬请你们给我寄一份普通话节目表为盼!” 答复辽宁赵先生和云南蔡先生,我会请本台调研部人员给您寄上一份新的节目表

如果您的收听情况,因此有所改善,请告知一声

云南戴先生建议本台赠送书籍作为活动礼品: “在洗脑宣传的毒害之下,我有几年没有和电台联系了,真不好意思

数年来的疑惑不解终于找到了答案,我也找寻到自己应有的独立思考,我坚信中国在我有生之年一定能实现民主自由,迈入人类文明

我有一个小建议,就是希望能用书籍作为活动奖品,思想教育人类书籍可以给获奖听友带来比例全面真实的思考,或者风土人情类的书籍也是非常宝贵而有深刻的意义

大陆独裁党有关部门用民脂民膏对付欺压人民,钳制思想言论,掌控传媒

广播传递信息与思考,无奈大陆封锁网络,电台网站只能突破防火墙才能登陆,一大批教育家、思想家、哲学家的观点对于我们大陆民众就是滋润心田的甘露,只要不涉及敏感的政治话题,大陆海关应该都不会扣押

诚恳地希望今后的活动能将大陆买不到而又不是大陆禁区的书籍作为活动奖品,我的建议是我真诚的想法,谢谢

来信的末尾希望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网页手机版页面能增设搜索功能,这样可以方便听友和网友搜索到自己想看到的主题评论文章,谢谢

” 谢谢云南戴先生的提议,我会转达给本台管理部门,请他们参考

上海王先是本台忠实听众,但给贵台写信次数确不多

这次来信他要讲诉的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不公平事件: “我从2010年9月25日加入一家港资银行的上海分行工作,到2014年9月24日,就满四年了

根据这家银行和国家相关法律的规定,新员工加入银行第一次签劳动合同是一年期劳动合同,第二次签署的是三年期劳动合同,然后再签署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就在三年期劳动合同即将到来前的两个月某一天,公司领导对我宣布公司将不和我续签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理由是我不能胜任岗位要求,不能满足和适应未来发展需要

我们公司最大的领导是东北人,他是2011年加入的,自从他进入公司后,利用手中的权利,推荐了好多个关系户,他的东北老乡进入公司工作,将不属于他老乡或不是他亲信的人逐一以合同到期不续签的形式将员工劝走离职

我就是其中一个牺牲品,我相信我之后还有更多像我这样类似的情况

现在公司前台后台85%都是他的老乡或者是他的亲信

我现在要做的是,尽快找到下一份工作,当然,在9月25日前找到是理想状态

现在大的经济环境形势,找到一份合适且收入理想的工作还是有一定困难的

写信给贵台,主要是想贵台在《听众之音》栏目反映我说的这个情况

谢谢!” 答复上海王先生,我会将您的来信转交给本台调查报道节目组,请主持人白帆先生予以关注

各位听众,您正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从美国首都华盛顿所播送的听众之声,我是饶怡明

接下来,旅居美国专门研究穆斯林和伊斯兰学者马先生鉴于近日新疆莎车又发生暴力恐怖事件,进而撰文分析检讨中国政府的新疆政策

请继续收听

     旅居美国马里兰州的马先生,是一名专门从事穆斯林和伊斯兰研究的学者,上个星期7月28号,新疆莎车又传出暴力恐怖事件,造成重大人员伤亡

马先生撰文就此分析了中国政府的新疆政策

首先他认为中国以民族政策的框架下管理新疆维吾尔少数民族,忽略了他们作为中国公民的基本权利: “在讨论中国和维吾尔人的关系话语中,中国的民族政策经常被提及

中国共产党在1930和40年代借鉴和模仿了前苏联的民族政治

中共建政后进行了系统的民族识别、民族区域自治的实施、以及各级民族机构(如国家民委)的建立,以期解决中国的民族问题

中国的民族政策本质上是一种政治制度和少数民族地区的社会服务体系

或者说,是中国少数民族地区的民政部门,来解决少数民族相对落后的经济和社会发展

少数民族的权利自此之后基本上通过民族政策来界定和实施,如优惠的食品补贴、高考加分以及相对宽容的计划生育政策

民族替代公民 中国的民族政策本来是对中国基本大法如宪法的补充

但是,民族政策在地方上的实践在某种程度上忽略甚至取代了界定中国少数民族(以及多数民族)作为中国公民的基本大法,尤其在民族关系紧张的自治地区更是如此

中国的基本法律制度,尽管不尽完美,但在内地却保障了基本大法赋予汉族公民的基本权利

在少数民族地区实施民族区域自治法和在汉族地区实施中国的基本大法实施上导致了中国法律实施的二元分化

这种二元分化的法律实施制造出这样的假象,即作为文化群体的汉族却成了代表中国的政治国族:汉语、汉服、汉文化、汉俗等在各级地方官员那里俨然成了中国的表征

所谓中华民族是多元一体的论述和中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事实被地方政府和官员的大汉族主义所取代

少数民族的独特文化、语言、服饰、体征等成了地方政府维稳对象和发财致富的各种项目

这种二元分化最严重的地区当属新疆

在讨论新疆的分裂主义势力时,一个忽略的最大推力其实就是地方政府、尤其是强力部门,他们巧妙地绑架了国家,分裂了少数民族作为特殊文化群体和中国公民之间的统一性和关联性

” 马先生接着表示,在中国政府的这种新疆二元分化的政策下,自然出现了乌鲁木齐地方政府权限扩大,对当地维吾尔族人民进行与中央不一致的统治措施: “地方作为中央 这种在新疆二元分化的政策在异化维吾尔族方面自1990年代以来就已见端倪

在王乐泉主政新疆期间,维吾尔族作为中国公民的情形急剧恶化

乌鲁木齐政府不但没有贯彻中国的基本大法,反而通过了一系列地方法规来限制维吾尔人的宗教实践和社会聚会

这些涉及民族问题的地方性法规既没有通过全国人大的认定和监督,也没有国家民族的协调和参与,甚至缺乏在中国社会的公开讨论

它只是反映了地方特色甚至领导意志

这种以国家安全和主权而构筑的地方性法规构成了新疆独具特色的官方分裂主义

其实,试图军管新疆的最终企图是近代新疆各个军阀的梦想

民国时期的新疆军阀早已精通如何在这一边界民族地区通过控制宗教来制造紧张甚至冲突以便巩固大权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90年代的新疆的维吾尔人和政府的关系急剧恶化,导致了诸如1997年伊宁事件那样的恶性冲突

二元分化的法律实施、新疆的军阀遗产以及中国国家家级别机构的缺失表明乌鲁木齐(而不是北京)在制定针对维吾尔人的政策方面和反恐运动中充当了领导角色

” 最后,马先生表示,当今在全球反恐浪潮中,中国政府也联合美国等国家,将新疆境内的各种抗争活动,当成恐怖主义来处理: “由外而内 9/11攻击以及美国的反恐战争在某种程度上是为乌鲁木齐的维吾尔政策背书

北京和华盛顿将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运动列入恐怖主义组织名单坐实了乌鲁木齐自90年代就已实施的反三股势力的斗争

当中国在9/11之后在公安部成立反恐协调小组之后,乌鲁木齐已实施多年的反三股势力的努力便升格为国家意志和政策

美国在阿富汗的反恐战争的失败再一次证明了苏联的经历:在不对称战争中,失败的都是自负的强权

更为严重的是,美国在阿富汗反恐战争的失败激活了中亚、南亚甚至中东穆斯林圣战战士的热情

阿富汗塔利班势力的卷土重来和伊拉克黎凡特力量的急剧扩张表明,任何大国卷入同穆斯林的反恐战争,它将陷入无止尽的暴力循环和冲突扩散

北京和昆明的暴力,这周发生的莎车的大规模暴力冲突,中南亚如白沙瓦和吉尔吉特地区中国人被暗杀绑票都预示着动荡的到来,而中国将是这一冲突中的主角

如何解决这一问题,是北京(而不是乌鲁木齐)应该思考的问题

中国的新疆政策应该是去地方化的时候了,毕竟中国的新疆政策被乌鲁木齐地方政府绑架太久了,而中国及其各族人民为此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 听众朋友,如果您对本台的节目,有什么意见和建议,欢迎给我们写信

来信请寄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

另外,听众朋友,也可以透过电子邮件和发传真的方式和我们联系

本台的电子邮件地址是拼音,反馈,A一圈,RFA,点,ORG. 最后欢迎利用听众之声脸书和我个人推特,账号是RFA_RYM进行联系

今天的听众之声就为您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我是饶怡明,祝各位周末愉快,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